【转载】【书评】聊一聊《被讨厌的勇气》,给人生以解惑的课程

最近读完了这本书,想要做一篇观后感,来说一下这本书的内容,也为自己重新过一遍书中的知识点。
前排提醒,书中对一些人生问题解答存在争议,只是在于相信或不相信,请用批判的角度看问题。

图片[1] - 【转载】【书评】聊一聊《被讨厌的勇气》,给人生以解惑的课程 - 某研究院



本人在阅读中被哲学家的“暴论”颠覆三观,无法苟同,但也许有人读后会打开新思路,换个眼光看世界。
       谈到阿德勒就离不开他那本被广为人知的《自卑与超越》。一句概括就是“一切不是环境的问题,是你自己的问题。”阿德勒告诉我们如果想要幸福的第一个关卡就是“过去”,以往的精神分析疗法擅长挖掘人的过去,将心理问题归结于“创伤”,就会陷于“决定论”中。阿德勒则认为不良情绪,就是因为太过于依赖对过去经历和所处环境的自我暗示,从而走不出来,应该把这种不良情绪化为改变、超越自我的原动力,将压力转化为动力,以求寻找到真实而优秀的自我。一言以蔽之,你之所以认为你的人生都是不幸的是因为你不想从过去走出来。

“现在的你之所以不幸正是因为你自己亲手选择了不幸,而不是生来就不幸。
更不是因为能力不足,你只不过缺乏”勇气“,可以说是”缺乏获得幸福的勇气”
        怎么样改变自我呢?要解决这个问题,就要知道为什么摆脱不了现在的自己?就引入了阿德勒心理学的第一个概念:“目的论”

所谓目的论就是说一切行为的发生,都是出于对自己有利的目的,即“善”。换个说法就是决定我们自身的不是过去的经历,而是我们赋予这些经历的意义,从经历中寻找符合自己目的的因素。书中以哲学家遇到的一个脸红恐惧症的女孩为例子,女孩因为喜欢上一个男生,但是碍于自己的心病无法告白。哲学家却道破女孩是因为不自信拿脸红恐惧症做借口,避免被拒绝和否定。既不是因为生在了不幸的环境中,也不是因为陷入了不幸的境地中,而是你认为不幸对你而言是一种“善”。也就是说问题核心是“避免在交际关系中受伤”。

    健全的自卑感不是来自与别人的比较,而是来自与”理想的自己“比较。我们“虽然不同但是平等“。

       于是来到了第二个关卡——“人际关系”。所谓人生课题概括就是三大部分:交友课题、工作课题和爱的课题,都离不开人际关系,阿德勒说“人的烦恼皆源于人际关系。”
       阿德勒把人生课题总结为外在目标和支撑的内在目标,外在行为方面的目标是“自立”和“与社会和谐共处”,心理方面的目标是“我有能力”和“人人都是我的伙伴”。因为我有能力与人建立起平等关系所以才能自立,引出一个关键词“自我接纳”。阿德勒没有放弃社交,他提出人与人不应该存在竞争,而是“不同且平等的”。要想“人人都是我的伙伴”达到“与社会和谐共处”的关系,最重要就是与别人搞好关系,但是阿德勒在这里否定了“赏罚论”,如果干好事的目的是为了奖励,也会反过来为了讨奖励干坏事,这种驱力是一种错误的生活方式。

与别人搞好关系是否就是获得别人认可?这时青年便问“如何改变讨厌的人对自己的看法”,哲学家说了句谚语:可以把马带到水边,但不能强迫其喝水,你只能引导别人到家门前,但不能替别人进去。由此引出第二个重要知识点“课题分离”。

        当人能够感受到与这个人在一起可以无拘无束的时候,才能体会到爱。

课题分离就是把自己和别人的事情完全分离。阿德勒认为:别人评价你是别人的课题。信任他人是我的课题,而别人如何应对我这种信任,是他的课题。(辨别课题归属:某种选择带来的后果最终由谁承担,即是谁的课题。)一旦将他人的课题与自己的课题混淆,便会产生痛苦。课题分离就是要告诉我们“没有人应该按照我们的期待来生活,我们也不应该按照别人的期待生活。”课题分离不是为了疏远他人和放任自己,而是通过保持适当的距离解开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之线,将人生主动权掌握自己手上。
      哲学家用“格尔迪奥斯绳结”的利剑来说明“课题分离”的标志性,命运需要靠自己的果断开拓。把人生从爱恨情仇的人际关系中解救出来,获得了“自由”,这种自由源于承受被别人讨厌的勇气。

获得幸福的勇气也包括“被讨厌的勇气”。一旦拥有了这种勇气,你的人际关系也会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

       与别人搞好关系既然不需要别人认可,那需要什么呢?答案是信赖关系。哲学家在这里解释了信用与信赖的区别:信用就是需要一些附加条件才能达成,而信赖就是无条件信任,有了信赖就能帮助或者被帮助。这里从“人人都是我的伙伴”推出信赖关系,得到两个关键词“他者信赖”和“他者贡献”。结合前面的“自我接纳”,这三者构成人生课题的终极目标,阿德勒将其命名为“共同体感觉”。听说阿德勒的门徒就是因为这个理论离开

共同体感觉,也就是所谓的归属感。归属感不是别人给你的,是需要自己建立的,建立归属感需要把对自己的执著转换成对他人的关心,积极地参与到共同体中,直面人生课题。
       那么如何将自己放在共同体中?哲学家用地图来比喻:我们应该用“地球仪”而非“世界地图”这样的视角来看待世界。打开世界地图存在中心与边缘,如中国的世界地图以中国为中心,欧洲地图则以欧洲为中心,而地球仪则无中心点,任何国家都可以是世界的中心。如果认为自己是世界地图的中心,则会期待他人都为自己服务。阿德勒提出共同体的目的,在于指引人跳出小圈子,看到更广阔的世界。

       自我接纳,不是自我肯定,而是以平和的心态接受自己原本的样子,做个甘于平凡的自己。回到第一个问题,怎么样改变自我呢?答案就是接纳自我。分清“什么能改变”和“什么不能改变”。鼓起勇气与自己竞争。这里引用了“尼布尔祈祷文”解释:上帝,请赐予我平静,去接受我无法改变的。给予我勇气,去改变我能改变的,赐我智慧,分辨这两者的区别。
       他者信赖。即无条件的信赖他人,如果为了逃避被背叛的伤害而选择怀疑,就无法与任何人建立起深厚的关系。(如果被别人背刺怎么办?敲黑板,课题分离,背叛是对方的课题。)信赖关系是横向关系,不需竞争,不需认同。
       他者贡献。有贡献就会有价值(归属感),有价值就会有勇气,有勇气就能接纳自我。贡献感有时是主观的,就算什么也不做也可能会有贡献。工作狂,正是典型例子,工作狂通过工作来获得自己的价值,社会对自己的认可。一旦失去了这种行为的能力,变会陷入无用感之中。而阿德勒提倡的是,生活中的各个部分都是我们的“工作”。即使在行为上我们无法劳动,但我们仍是有价值的人。

必须有人开始。即使别人不合作,那也与你无关。我的意见就是这样。应该由你开始,不用去考虑别人是否合作。

       获得幸福的最后关卡便是“生活”。哲人认为人生是由连续的刹那组成,所以计划式的人生根本不可能。真正实现目标的人,不是以实现目标为目标,而是以当下的时刻为目标在生活。阿德勒认为人生最大的谎言,就是不活在当下。他主张“认真但不深刻”的人生,人生总是处于完结状态,只要过好了每一个刹那,那个刹那便已完结。

即使生命终结于此刻,那也并不足以称为不幸,全部是完结的、幸福的人生。活着的每时每刻都是完满的,人生也并不存在一个普适于所有人的意义,意义是自己赋予的,所以请好好享受活着的此刻。

小总结一下:人生没有意义,我们赋予意义。→→→如何赋予?→→→为他人做贡献→→→有共同体感觉→→→学会活在当下→→→学会课题分离→→→具有被讨厌的勇气

评论区

大佬的书评写的非常专业啊。
这里也聊聊我的感受。

  阿德勒作为早期心理学精神分析流派的三大顶梁柱之一,虽然在其理论成熟后就与其恩师弗洛伊德做了切割(由于理论冲突导致师徒分裂之事,之后的确也发生在了阿德勒自己身上);但不可否认的是阿德勒的理论受弗洛伊德影响很大。阿德勒在整理自己的观点时,集中批判了弗洛伊德的一些观点比如“唯性论”等等。但研究目的着重探讨人性,研究方法过度内省导致更偏向哲学思辨,理论本身的循环自证倾向等问题,也的确跟弗洛伊德相似。虽然精神分析学派的后续学者以及近年来的人本主义学派对阿德勒的理论进行大量的研究,并且去粗取精,提炼出了很多对于研究早期人格发展和丰富人自我精神具有启发意义的观点。但学界依旧认为,如果落入对阿德勒本人长篇累牍论文具体的信奉中去的话,很容易落入奇怪的哲学思辨中,尽管阿德勒本人一直以来都致力于研究心理学以及探讨人类本心的发展,但对于人自身的研究,尤其是心理学早期研究,由于缺乏必要的科学手段以及受到科学伦理的束缚,研究方法往往是客观观察加上主观解释,在解释的过程中研究者本身的主观意志影响过大。  

阿德勒的理论为日后咨询心理学,临床心理学与人本主义心理学提供了启发,但本身并没有逃出早期精神分析学派的桎梏,其理论本身哲学思辨大于科学研究,文学效应大于其本身的心理学效应

这本书的二位作者并非是日本心理学学者,其中的主笔者岸见一郎系文学系教授;实际上这种状况在国内也很常见,研究弗洛伊德,荣格和阿德勒的学者很多并非心理学学者,而是文学系;而欧美早期关注弗洛伊德的的确是心理学研究者,包括人格学派,教育学派等等,随者精神分析学派自身不断地发展,目前欧美心理学界所关注的早已不是原教旨主义的弗荣阿,而是其继承者新精神分析学派与人本主义学派;而近年来欧美数次对弗阿荣的关注也大多发生在文学界,或者更具体的说是艺术创作者。而这本书最初的版本实际上是《アドラー心理学入门》,也即阿德勒心理学入门。当时作者只有岸见一郎一人。文学系教授来介绍心理学精神分析学派早期学者,实际上使得这本书的内容更进一步的具有哲学思辨与文学性,而远离了心理学本身。并且这本书成书的原因之一,也是原作者在了解阿德勒的过程中体会到了其中某些观点与侘寂文化与日式禅意的合流。这么看来,在岸见教授后续写作的过程中似乎有意的放大了这些日式的东西。这倒和心理学在日本的发展有着蜜汁契合。心理学在刚传入日本不久后就发生了与日本禅宗合流的现象,出现了禅学心理学。之后才又发展出教育心理学和实验心理学等等。(大陆与之不同的时,由于一开始心理学就是大规模舶来,所以中国大陆早期的心理学大多是和教育合流,发展最好的是教育心理学,这个倾向一直影响到现代。)
因此,这本书最关键的阿德勒,其本身因为是早期精神分析学派人物,观点自有自证倾向和循环论证,且哲学思辨大于科学探讨,并且很多观点是多少有失偏颇的(当然也不可否认其观点存在合理性以及后续研究的发展性)。而本书的作者又进一步放大了其文学性和哲学性。导致阿德勒心理学本身应该是探讨人自身发展的问题,最后成书却带有极大的哲学性质的自我独白。不过这未必不是作者一开始所想要的结果,毕竟书中设置的二人探讨的模式,并且以一位哲学家的视角去介绍阿德勒,如此设定也许就是作者想要把阿德勒心理学上升成为一种哲学智慧。一位日本文学教授想把自己接触到的喜欢的心理学家的观点哲学化,这似乎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如果对心理学加以了解就会知道这种做法大体上还是不合适的,心理学之所以是心理学,就是其摆脱了哲学思辨开始思考和探讨其他问题。的确早期心理学很大程度就是从哲学中所孕育的,但也正是因为其离开哲学思辨,选择用生理解剖学的成果与物理学的方法论开始独立研究问题才使之成为心理学。即使是被现代心理学界批驳的早期精神分析学派也具有心理学的研究特征(虽然精神分析学派的确是心理学流派中最接近哲学的)。因此,一边说是介绍心理学观点,一边却将其上升成哲学,很容易就出现了既缺乏哲学思辨中的感染力,又缺乏心理学的说服力。

备注

本书全称是《被讨厌的勇气:“自我启发之父”阿德勒的哲学课》,作者是研究阿德勒心理学的岸见一郎和古贺史健,书的内容是一位青年和一位哲学家的对话,青年用何为幸福进行发问,而哲学家利用“阿德勒心理学”的思想进行阐述,一来一回的探讨就构成了书中的一个个主题。作者说过:“苏格拉底的思想被柏拉图所留传,而我想成为阿德勒的柏拉图。”因此本书继承了柏拉图和苏格拉底的传统,是一本《对话录》。

原创者:明十字

本站只做原样转载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38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